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新闻 >

星行科技"没了"?创始人内斗、利益输送 连"大保健"也报销

2019-04-02 18:55:18来源:中国基金报

  很多创业企业都没有熬过2018年的资本寒冬。

  2019年,春寒咋暖,一家一直不缺钱,甚至在2018年刚刚融到8个多亿的无人驾驶公司却已经悄然倒下,不仅创始人四散出走,投资方仲裁清算,办公室也关门停工。

  这就是曾经一度闪耀无比的明星明星无人驾驶公司RoadStar.ai——星行科技。

  这家2017年3月才成立的无人驾驶公司不仅曾经创下无人驾驶单轮融资新纪录,还成为第一家倒下的无人车公司。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家公司仅仅成立两年的时间就倒闭了呢?

  公众号开除创始人

  匿名贴曝光创始人6大罪状

  导致这家企业清盘的原因,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因为企业内部贪污腐败、技术研发停滞不前、产品落地遥遥无期;有人说是创始人之间内讧不断,投资方介入协调,最终股东强制要求清盘退出。

  流言四起,不知真假。但是2019年1月,RoadStar公众号推送的一封公司公告,让人看到一场大戏已经上演。

人去楼空!这家无人车公司

  周光何许人也?

  周光时任星行科技(RoadStar)的首席科学家,是该公司三位创始人之一。

  RoadStar.ai成立于2017年5月,由佟显乔(CEO)、衡量(CTO)、周光(首席科学家)三人联合创立。

  据天眼查信息,佟显乔、衡量曾就职于苹果、英伟达、特斯拉、谷歌等科技外企。三人都曾在百度无人车团队工作,佟显乔曾在百度硅谷团队担任无人车定位和地图组技术组工作,衡量曾在百度自动驾驶项目组(ADU)技术委员会任委员,担任 Sensing 组经理,周光曾在百度硅谷无人车团队负责标定、感知等方面的工作。

一家成立不到两年的创业公司,通过公众号公告开除合伙人,这种事情在创业企业里极其罕见,令不少投资人表示活久见。

  一家成立不到两年的创业公司,通过公众号公告开除合伙人,这种事情在创业企业里极其罕见,令不少投资人表示活久见。

  在随后的新浪科技的采访中,另外两位创始人佟显乔(CEO)、衡量(CTO)不仅证实了公司公告的内容,对创始人周光的评价也使用了“人性恶劣、狂妄自大、心胸狭窄”等字眼。

从这场单方面的采访中,可以看到曾经的“铁三角”积怨已深,目前已经彻底反目成仇。

  从这场单方面的采访中,可以看到曾经的“铁三角”积怨已深,目前已经彻底反目成仇。

  基金君扒了一下采访中的匿名帖,该贴中详细列举了周光6大罪状,不仅称其出差做商务舱,头等舱,带着下属大吃大喝, 甚至还具体至“报销大保健”等细节。

人去楼空!这家无人车公司

  然而周光是否真的如他们所说的如此不堪,在公司不仅大搞利益输送,还公然造假给公司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

  据说当事人周光原计划在公司公告的第二天(1月22日)对外说明真相,后临时取消公开发声,并称以“投资人联合公告”为准,但透露后续会进行正式声明。

  投资人出面“维稳”不成诉诸公堂

  不久,一封署名RoadStar全体投资人的资本方也发了声明,声明表示,解除周光职务的决定有损公司和股东的核心利益,并且程序上也违反了与投资人的相关协议,并不生效。

然而就在两天前的新浪科技的采访中,创始人佟显乔、衡量还表示投资者人对公司开除周光的行为很支持。

  然而就在两天前的新浪科技的采访中,创始人佟显乔、衡量还表示投资者人对公司开除周光的行为很支持。

周光后来一直没有正式发表声明,但是企查查资料显示投资人的“维稳”行动并没有让公司走向正轨。1月底,投资人和公司方走上了诉讼仲裁,企图通过仲裁实现退出。

  周光后来一直没有正式发表声明,但是企查查资料显示投资人的“维稳”行动并没有让公司走向正轨。1月底,投资人和公司方走上了诉讼仲裁,企图通过仲裁实现退出。

  企查查显示,参与A轮投资的众位投资人包括领投人深创投等在2019年1月31日把公司管理层佟显乔、衡量、周光、那小川以及公司一起告上了法庭。

  而其中一位投资人合肥贵邦投资则在2019年2月25日将佟显乔、衡量以及星行科技诉诸公堂。

除此之外,周光也选择了以法律途径成为发声的方式,分别在2月27日和3月25日将佟显乔、衡量以及星行科技告上法庭。

  除此之外,周光也选择了以法律途径成为发声的方式,分别在2月27日和3月25日将佟显乔、衡量以及星行科技告上法庭。

人去楼空!这家无人车公司

  仓促中创业 缺失的信任

  2016年3月,自动驾驶初创公司CruiseAutomation被通用汽车集团斥资10亿美元收购,掀起国内自动驾驶创业大潮。

  在百度北美研发中心供职的程序界大神楼天城和百度无人车首席架构师彭军,在2016年中双双离职,同年年底成立Level 4自动驾驶项目Pony.ai(小马智行),在种子轮即引入红杉中国基金和IDG资本两大明星机构。

  同在百度北美研发中心工作的佟显乔、衡量和周光虽然共事不到半年,却同时看到了机会。2016年底,三人决定联合创业。

  据知情人透露,早期三位创始人曾与顺为资本接触,希望获得雷军的投资。当时,创始团队提出的股权分配是绝对平均(即三人按1:1:1分配),顺为方面认为“三人不成熟”,拒绝提供融资。

  为了推进融资,三人勉强通过了CEO佟显乔持有更多股份的方案,CTO衡量和首席科学家周光的股份则保持一致。

  经过天使轮和A轮融资后,佟显乔持股16.8%,衡量和周光分别持股10.2%,公司缺乏绝对控制人,这对日后的公司发展埋下了隐患,也体现出了三位创始人心里谁都不服谁,都想成为话事人。

  据离职员工称,三位创始人之间合作一直不顺畅,经常发生龃龉。在融资过程中引进的另外一位合伙人那小川加速了三人之间友谊的崩塌。

  据媒体报道,佟显乔和那小川是哈工大同学,2018年8月,投资人指责那小川在引进融资时隐瞒创始人内部矛盾,同时怀疑那小川未经董事会同意动用融资款项买入P2P理财产品,危及资产安全,因此要求那小川离开公司,遭到佟显乔反对。

  佟显乔和投资人之间产生矛盾,被要求一同出局。而投资人为防止资产流失,要求掌控公司公章和网银U盾,因此,佟显乔阵营与站在投资人阵营的周光之间发生了争夺公章事件。

  “P2P理财”引发创始人与投资方之间恶战

  据媒体报道,A轮投资的领投人之一深创投的投资款到账之时,投资人向那小川推荐兴业银行(行情601166,诊股)(601166)作为打款银行,双方接洽之后,兴业银行方面建议Roadstar将这笔投资款以活期存款放在兴业银行,并为Roadstar申请了高出定期挂牌价的活期利率。

  同时,为了“凑一个考核数”,兴业银行还希望Roadstar将其他银行的活期资金归拢到兴业银行。

  一份财务审计文件显示,那小川不仅没有将其他银行的活期存款转入兴业银行,还将深创投的投资款从兴业银行取出,再加上公司的其他投资款,买入了年化利率5.8%的五矿信托产品和4%奇点金服等理财产品。

  虽然动机明了,但那小川在动用融资款的流程上犯了错,不仅未经过董事会同意,也未让周光和衡量两位联合创始人知悉。

  在团队之间本就猜疑横生的氛围中,买入P2P理财造成巨额亏损、收受回扣等消息很快传进投资人耳朵。

  8月下旬,投资方以隐瞒创始人矛盾和未经董事会同意购买高风险理财产品为由,要求那小川离开公司。同时,为避免后续的资产风险,投资人也要求掌管公司公章和网银U盾。这也是佟显乔和周光之间发生争夺公章事件的起因。接近管理层的人士还透露,此后双方被双湖资本劝和,公司和资方共掌公章和U盾。

  综合多家媒体报道来看,在2018年9月,Roadstar通过董事会对佟显乔和那小川进行停职,衡量接任CEO,财务权也移交给衡量,投资方对公司展开财务审计。

  最终在财务审计中发现的问题,主要是“公司某几项采购少了几张发票。”

  但为时已晚。在这个过程中,公司方与投资人已经结下矛盾。

  2018年9月下旬,Roadstar的理财资金被要求强制赎回,佟显乔和那小川的离开似乎也已成定局。

  直到今年1月份,风云突变,衡量与佟显乔联手,计划利用创始人的投票权优势赶走周光。投资方对公司发展彻底放弃希望,决定通过冲裁,启动回购条款。

  星行科技曾经的高光时刻

  就在2018年年初,RoadStar还高调召开发布会,官宣总额1.28亿美元(约合8.12亿人民币)的A轮融资,称创下无人驾驶单轮融资总额新纪录。本轮融资由双湖资本和深创投集团联合领投,老股东云启资本,以及招银国际、元璟资本跟投。

  据说,A轮估值4亿美元,下一轮投前目标则要翻一番——估到8亿美元。

  从官方合作来看,RoadStar先后获得了上海世界AI大会和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无人驾驶运营服务供应商邀请,还获得了丰田集团总计200万美元的开发项目,会协助丰田集团在东京奥运会部署无人大巴,以及在上海铺设雷克萨斯的无人专车。

  另外也有车厂人士试乘多家无人车后,认为RoadStar在城市复杂场景处理中表现不错,处于中国自动驾驶创业Top序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