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新闻 >

浙江大学计算机才子惊艳中国IT

2019-02-10 23:35:33来源:

我曾经以为遇见了邱儒是这一辈子最幸运的事,殊不知,情由怨起,当谎言一个个被揭穿,当真相一点点显露。追逐与逃避,信任与怀疑,向左,向右,都很痛……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得如此冷淡?我有点记不清了,我只记得邱儒带我回温州老家谈婚论嫁。

我叫小芬(化名)今年24岁,大学时学的是医学临床,本科毕业后进入了学校附属医院儿科做了一名儿科医生,因为身体不好一段时间便离职了,邱儒是浙江大学13届计算机专业硕士研究生,身份证信息330304198902156317冯结青导师优秀门生,在一家上海誉渡技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私企公司的CTO,但我们之间隔了很多,从专业,城市,都是隔的很远,甚至我怀疑我们怎么会认识。

我们真正认识,是在上海校友会的一个单身群,在于我怎么进去上海校友会单身群,完全属于好玩,我从小就是一个叛逆的女孩,甚至觉得和自己走的越近的人会到最后伤害自己最深的人。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注意到我,并夸我漂亮,哈哈,我心里想着,那个相亲APP的照片是假的,我哪里有那么漂亮,主动给我打电话,糟糕。我完全是属于好玩心理啊!毕竟只是网上交往又没有见过面,好多都是虚拟的。

当初我也没在意,只当他是一个哥哥一样的人,可是后来我发现他幽默风趣,聊天中让我觉得他很亲。我发现我慢慢的超出了,妹妹对哥哥的范畴。

他每天陪我聊天到深夜入睡,,每天都会给我讲故事,说愿意照顾我,做我的救命稻草,虽然这些对其它人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对我来说,我是一个从小离开爸妈一个人孤独的在学校里生活长大的孩子,真的真的很幸福。

3个月后,我们开始见面,在上海虹桥国际机场的一家酒店,那天邱儒温州老家回上海,我提前到了上海,我等到他已经是凌晨了,那时,我第一次见到他,好像是陌生人,好像又是很熟悉,很熟悉,那时,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终于见到他了。

见到他,我笑了,他笑了,那时候的我很确定自己要什么,对于从小就缺失家庭关爱的我,我确定他是我最渴望的,心中所知,邱儒就是我梦想中的男人,是我精挑细选才找到的男人。

手机里他的号码永远是第一位,轻触屏幕,他的面容便出现,我拨通电话,又怕他在开会,轻轻的,等待着他回拔过来,如果他没事,一定会回拨过来的,心中充满期待。

我为什么会变成为这样?

第二章

阳光洒在熟睡的小芬脸上,周围的空间被隐藏,小芬是一个疑心很重的人,很会保护自己,很会隐藏自己的女孩,这些都和她的家庭和成长经历有关系,也是报复心理很强的女孩。虽然心里很爱邱儒,但是小芬经常换着身份去打听邱儒的生活,在一个外校的男孩那听到了,邱儒和他说,根本没有把小芬当回事,纯属剧情所需,呵呵,小芬心里一阵酸楚后,哭了,心里想着,好啊,走着瞧!是不是应该想一个剧本演的更精彩点。报复的心理在小芬心里萌生了。

闹钟惊醒了小芬,小芬手忙脚乱的坐着准备工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笑着说:“加油!今天是美好的一天。”

医院大楼前,一个同事挥着手道,“小芬,这里,快来!”

小芬加快了脚步,快到点了,马上要打卡了,每天晚上等他下班都是10点多,感觉还没睡醒。今天的工作可怎么完成,希望病人不要太多。

这样的日子重复了几个月。

我发现不知道怎么处理了,我有很多事情就是纯属好玩。

对不起,学长,在认识以来,小芬便以学长称其邱儒,暗自发誓要叫一辈子的学长,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都不会改变。

心里想过很多次和学长说对不起,因为自己的叛逆心理,做了一些隐瞒学长的事情,心里觉得对不起,但是不知道如何开口解释清楚,小芬就想着赶紧结束这一切,结束这个工作,小芬心里很纠结,很痛苦 矛盾着。每次学长来单位看她,她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学长知道了,不知道如何面对学长,也不知道如何解释,难道解释为好玩?他会相信吗?或者解释为,因为看见他和别人的聊天记录,恨,!....

在这个过程中,小芬付出的真情,心里纠结,一边爱着邱儒,一边要觉得邱儒根本不在乎自己,想报复他,不知道怎么处理。

算了,不处理,过一天算一天吧!小芬抱着这样的心态。不去想那些就让这些深深的藏着吧!就这样年底了,小芬医院放假了,提出要去邱儒那过年,在小芬的心里是有很多想法的,她想着,这次去上海,学长会怎样对她!

在2月14号,例假没有来,没有想到,事与愿违,小芬发现怀孕了,这可怎么办呀!难道我真的要和邱儒生孩子?

正因为自己是医生,小芬一直很惧怕妇科,那些冰冷的器械,看见就浑身哆嗦。所以!.........

没有办法,还是决定告诉邱儒,可是没有想到,邱儒一听到这个消息后,态度大变,不是关切的询问,而是厉声质问:“小芬,你不知道我不喜欢孩子吗?”

“可是......”还没等小芬说完话,他已经挂了电话。

小芬怔怔地看着手机,长叹一口气:大家都说七年之痒,七年之痒,似乎我这个孩子来的太早了。

机械而痛苦的做完妇科检查。医生说,因为我身体原因,刚刚怀孕需要信息需要营养。如果条件允许,最后不要工作。

听医生这么说,小芬又拨通了邱儒电话,和之前一样,电话那边是忙音。

在大街上又漫无目的地走着,下了很大的雨,鞋子裤子都湿了。

小芬回到医院寝室换了湿的衣服鞋子,晚上再次拨通邱儒电话,这时一是晚上10点,他接了,电话中,就是怎么怎么不要孩子,怎么的孩子出生要花多少钱怎么怎么的!从不顾到小芬的心里如何承受得了。

心灰意冷的小芬绝望了,不再打邱儒的电话也不邱儒的微信,直到有一天上午11点,邱儒发了一个微信说“对不起,这些日子我说了好多对你不好的话,以后我不说了,”小芬听邱儒这么说,一瞬间原谅了他。心里完全没想法了。

第三章

因为公司发展邱儒的分公司办公大楼在杭州市滨江区聚光科技2楼208室工作,平常工作也挺忙,应酬也好多。

小心开车,小芬也没心情吃饭,将剩下的包子打包好,起身回医院寝室。

以前最喜欢床的舒服,享受家居服,享受只有一个人的自由时光,没有虚情假意!

掏出手机想给邱儒打电话,问问他有没有下班,却发现自己有一条短信。

看了一下发件人,是个完全陌生的号码,平时遇到这种情况,直接不理会,果断拉了黑名单,但经过今天的事情,好多习惯都无形中改变了,比如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打开了短信。

是一条短信息,写着,小芬,你好,我是单.....,邱儒正在追求一个郝姐姐,还为她写好多文章,你不信可以打开邱儒微信朋友圈状态看看,他根本没有心对你,你小心点。不要太傻。

小芬紧紧攥着手机,盯着手机屏幕,脑子有点乱,呼吸有些不畅,本能的将电话打过去,可是对方已关机。

电视上看过的,小芬机械走到桌子旁,一屁股坐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是真的吗?还是假的?我对他一片真心,为什么已经有两个所谓的校友这样说他了。

冷静,我TMD怎么冷静!

难怪他那么那么的不要孩子,一个30岁的男人自己女友怀孕了,不是应该开心吗!

愤怒之下,小芬掏出手机拨了丘小儒电话,“你在哪里”?

兴许语气比早上相差了点,电话那边先愣了,随即传来邱儒有些疲惫的声音,“我在公司,准备开会”!

小芬轻笑一声,,“那你好好这边吧!”

他骗人,那是他就是!因为我听见餐厅音乐声音,他应该在外面,这个点是吃饭时间。

小芬现在只想让自己冷静下来,既然邱儒欺骗我,我也绝对不能容忍。

事实上小芬完全做不到,不能接受自己苦心经营的感情就这样毁了。

小芬抬起头,泪已经不争气的流下了。

此时此刻,问出了这一句话,还是不问!小芬心里居然没有当初的慌张和委屈。

“我和别人吃饭?”邱儒重复了一遍,“小芬,你这话什么意思?”邱儒表现的万分无辜,可那一闪而逝的不安却被小芬敏锐捕捉到。此时小芬才发现,感情变真的可以让女人有质变,不记得是说过,面临男人感情变的女人都是福尔摩斯!

邱儒的负隅顽抗,小芬早就有心理准备。见他不承认,也不急,转身走向餐厅大门,邱儒却一把挡住小芬,“把话说清楚再走!”

“你不是问我什么意思吗?我拿证据给你看!”小芬鼓足勇气抬头看邱儒,可一心中还是有某个角落被触动,这双眼睛一如当初,可为什么在我心里寻找不到往日的爱恋。

收回神游的心思,大概做女人的潜质都在这一刻被激活了,小芬居然有一种想要跟他们这些混蛋斗到底的心思。

听史鸿志说,邱儒去了公司,史鸿志也是邱儒浙江大学计算机研究生同学,现在也属于同一家公司。小芬现在也不再相信邱儒的话了,也不会相信邱儒身边的同学,邱儒不要再想用甜言蜜语骗她。

第四章

邱儒他妈妈能把我当青蛙煮了,那么我也可以煮了邱儒,.......小芬想着。听到邱儒说他妈妈不同意他娶老婆是外地人,一定是要温州人,不然就不同意,这是什么逻辑?

“你觉得怎么样?”我带你去温州见我爸妈如何?小芬点点头,心里稍有些安慰,邱儒终于做了这个决定.....?

在小芬的思想中,固执的认为爱一个人,是绝对不会对这个人一点点怀疑,“小芬,我们不说这些好不好?”邱儒又将小芬搂在怀里,轻声哄着。

小芬点点头,将头靠在他肩膀上,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变会很快生根发芽,想要轻易的将它挖出来,是绝对不可能,他带着我回温州是有什么.........?

“邱儒,我们要好好守护这一份感情!”其实小芬想说的是,请不要消费我对你的信任,我对你的爱,没有这些,你在我这里一毛不值。

“嗯,邱儒应声道,你旅心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会站在你这边”邱儒爱抚的摸着小芬的头发。

第二天早上,小芬和邱儒便踏上了从杭州东回温州南方向的高铁,在高铁上,邱儒对小芬说“这次回家不管我爸妈如何,打我们,骂我们,你都不能生气,然后呢!我不管怎么样都会站在你这边,我一定会表现出我要和你一起。你同意不”?小芬心里一瞬间明白。

到了温州南已是下午两点左右了,邱儒爸妈不让小芬进去家门,他们家住温州市瓯海区郭溪街道前垟村前垟,却在温州市瓯海区潘桥开了一家宾馆,邱儒把小芬带到宾馆,邱儒母亲何兴妹,一见到小芬,就是一巴掌,姐姐邱雪飞。还有邱儒爸爸,他们一家3口,就这样骂小芬,你这个狐妖迷着我家邱儒,你这个八字和我家邱儒不合,生儿子刻死邱儒,生女儿要七嫁八嫁,,我不可能让邱儒娶你这个女人,这....第一次见面,为什么⋯?小芬一瞬间不知道怎么办了,眼泪一直流,邱儒却在一旁不说话。这时的小芬是多么的无助。邱儒妈妈躺在地上哭,小芬也泪不止就这样小芬晕过去了!

等到小芬醒过来已经是晚上12点多了,早时邱儒妈妈何兴妹说“既然你们要在一起、好、那么,指向小芬你让你爸妈拿出500万元,来做保证金,保证我儿子邱儒活到80岁,80岁后这个钱自然给你们做夫妻共同财产,不然修想在一起,然后我算过命了,邱儒一定要32岁结婚才大吉大利,不然,你做不到,你就主动分手,不纠缠邱儒,邱儒刚才也答应了。

这是所谓的为人之师,邱儒姐姐邱雪飞,是温州市鹿城区松台街道籀园小学的教师拿着一份协议逼小芬签字。

协议如下

为表明小芬与邱儒的未来感情婚姻生活的信心,小芬自愿向邱儒父母赠予500万元,款项于2018年4月10日前汇入邱儒父亲账户,小芬承诺不在认可情况下撤销该赠予行为。同时邱儒与小芬自愿保证在邱儒32岁后再办理结婚登记。邱儒和小芬自愿接受邱儒父母的关爱和监督。若小芬未能履行上述任一承诺内容,邱儒应遵从父母意思回温州,小芬不得再纠缠邱儒。若邱儒和小芬在邱儒32岁后办理结婚登记、婚后五十年内家庭幸福和睦,邱儒平安,父母自愿将小芬赠予的500万元由邱儒的姐姐赠予邱儒和小芬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另,无论何种情况,小芬向邱儒父母主张返还500万元,不得要求支付利息。

这时小芬心里想着,真是绝了,这种协议.....

主动权不在小芬手上,她不是圣母。

最终这场“争斗”以你们去住宾馆吧,于是邱儒带着小芬住在温州南旁边的一家宾馆,第二天,他们两买了回杭州的高铁,他们刚刚高铁不久,邱儒接到邱儒姐夫的一条微信,说,妈妈住院了,你赶紧下车回温州吧!,妈妈指的是,何兴妹。

此时邱儒便对小芬说“我妈妈住院了,我得下车返回温州家里”。

小芬应声道“好的,你回温州家好好安慰一下你爸妈,那么我一个人先回杭州了。你明天再回杭州。”

这时高铁刚到青田站,邱儒便下了车返回温州。小芬一个人回到了杭州市萧山区中栋国际,这是邱儒租的房子,邱儒在杭州并没有买房子。

一夜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邱儒的手机关机了,这种感觉十分不好,小芬宁愿相信一切都是做梦。

从温州南往杭州方向的高铁到站了,小芬站在南出口等待着邱儒。

上了地铁邱儒说“你直接回家吧?我还要去公司,我江陵路下”。

小芬点点头。

傍晚小芬掏出手机,手机那边邱儒说到我去广州出差了,要半个月回杭州,此时,小芬心里一片冷。就这样过了半个月后,这半个月中邱儒对小芬态度大变,天天微信电话逼小芬打孩子,天天为这个事情吵架。

半个月后,邱儒回到杭州,小芬高兴的开门,邱儒和他爸爸还有身后几个民警,民警说,小芬,邱儒报警说不认识你,你私自住他家,我们了解下。然后他们两个去了派出所,民警了解情况后,大骂邱儒,人渣,亏还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硕士研究生呢!女友怀孕还说不认识,这种不是人做的事情。太过分了。也劝小芬,这种男人这种事都做的出来,你还是早离开他,这种男人不值得你喜欢。

后来小芬离开了杭州离开了邱儒的租房,回到了家,邱儒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小芬接到了杭州市萧山区公安局民警电话,民警说,一名叫邱儒的男子报案称你诈骗他一台苹果X手机我们了解下,你也有权利解释。然后小芬把这个手机的事情一一和民警说清楚,把邱儒送她手机的微信聊天记录都发给民警,民警了解情况后也不给立案!

邱儒一直逼着小芬打胎扬言见一次打小芬一次,邱儒自己实名制手机号,银行卡,支付宝,甚至淘宝全部不用,自己实名制手机号,过户给原同学现同事史鸿志,目的何为,世人皆知!.....

第六章

老天遂了小芬的心愿,这个孩子终于在她的肚子里平平安安的已经6个月了。

不过邱儒便成为了小芬心里的幽灵人物,经常被吓得一身冷汗。面对邱儒的质骂,威胁。小芬只能沉默,是的,应该找回自己。

深夜,整个房子黑暗一片,小芬苦笑,原来这才是真正的邱儒,心如蛇蝎恶毒,认识一年多,居然不会为我留下一盏希望灯。

当小芬还是温顺的绵羊,邱儒百般呵护,可当我稍有反抗,邱儒就撕下那伪善面具,露出自私本色。

做好保卫持久战的准备,强忍着怒火,势单力薄的小芬,和邱儒一家4囗战斗实在是不明智的选择,可是又能如何呢?小芬明白,这种痛是没有伤口的,就算买了药都不知道往哪里擦。

邱儒并没有停止对小芬的侵犯,甚至买通浙江大学的一个学妹,诬蔑。

试问世界上的人。不过手法也太劣质,说小芬冒用他学妹信息工作,他学妹是生物专业,永远做不了临床,邱儒手段也太劣质了。

而小芬是临床医学,。简直太不要脸了!

邱儒挑衅……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这时的邱儒狗急跳墙,表演了假自杀,他丈着小芬心软又一次的联系小芬,上演着苦肉计,说自己有多少崩溃,已经行尸走肉一样,工作也没了,生活也没了,目的就是为了让小芬挺着7个月的孩子自生自灭,在未来的生活中不要找他,也不要起诉他,让他回归正常生活,可是他想过小芬没有,自私自利的邱儒,在他那恶毒的心里,他把所有的一切都说成为小芬的错。

邱儒要求小芬以后有人问起。

以后有人问我和你怎么了,你都要为我说好话,你说你自己是骗子,诈骗犯。

小芬一瞬间傻了,自己骗到走投无路,我把我自己骗到怀孕7个月,我把自己骗到以后自己再一个人带着孩子。

这个条件小芬绝对不答应,那么谈判失败,这是!邱儒爸爸还有另外4个男人找到小芬亲戚家,邱儒,户籍所在地温州市瓯海区郭溪镇前垟村经实地调查,你的老底已经暴露于天下。十余年前,你考入浙江大学理学院本科期间多次伤害女孩,你如今四从处以谈女友为名多次敲诈女生,不知邱儒,何兴妹,邱雪飞死后棺材板是否还盖的住。 现一个受害女生怀孕8个月,让温州市瓯海区前垟村民乡亲们见证你的恬不知耻。你周边村民知何兴妹儿子邱儒多次骗女生多次警找上门,邱儒现上班公司上海誉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杭州市滨江区正泰5楼5050房工作邱儒心里只有一颗残疾变态的心、多行不义必自毙,若再害人,你必得到报应:不管在温州,还是杭州,何兴妹,邱雪飞,邱儒你的其他家人亲戚朋友都会一起承担你作孽的恶果,你的老乡邻居“朋友”“同事”“同学”将见证你被法律制裁的结果。

第七章

邱儒恶行犹如阵世美抛妻弃子,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买凶杀妻杀子。

邱儒在2018月9月9日上午伙同父亲邱锡福一起5个穷凶极恶的流氓千里迢迢去福建杨紫妮老家找她,找到小芬邻居家,撒谎说小芬和邱儒吵架,怀看孕跑了,要找回温州家待产,下午就在小芬亲戚家门口守着到半夜,还踢坏小芬亲戚家的大门,幸亏小芬亲戚那天没有在家,9月13日下午找到杨紫妮另外一家邻居家说,小芬在杭州开店和邱儒是朋友,经过这里找小芬家玩下,这种扪灭人性的行为,世人皆知,目的是什么?就是去闹事,想阻止小芬肚子里的孩子来到中国世界上,天不随人愿,邱儒这种恶毒心肠终有一天会得到报应的。

,邱儒,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郭溪镇前垟村人,浙江大学13届计算机硕士研究生,为了自己一己之私,和**,狼狈为奸,目的就是抛弃自己亲生孩子,这个孩子从胚胎发育到现在马上就要来到这个世界上,孩子将会慢慢长大,有自己的思想,也将会成为邱儒一生的噩梦,邱儒知道这个孩子是他的DNA永远无法改变,所以一次次的选择,阻止这个孩子的出生,甚至不惜一切找流氓,打孩子妈妈,企图通过打孩子妈妈,可以阻止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这种灭良心的行为让人难以忍受,歹毒至极 。

因为在邱儒一家人的恶毒心里,知道,这个孩子意味着给邱儒带了未婚先做爸爸的事情,他们想着怎么样,相亲,邱儒妈妈何兴妹天天张罗着给邱儒相亲对象是温州女孩,在他们眼里只有温州人才是人,外地人都是犯法的,试问哪一个温州女孩眼睛瞎了被邱儒骗没有结婚就做邱儒孩子的后妈妈。

小芬相信这个世界上恶有恶报善有善报,邱儒这种人前君子,人后恶魔的人,不会有好下场。

现在的小芬,已经不用在等待中度过了,以前每天都是在等待!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不要等待了,好久..好久了,突然发现自己不在等待中可以安然入睡了,,这些都是邱儒一点一点的让小芬的心里永远忘记那些曾经的日子!

终于在10月19日凌晨,孩子出生了,一个男宝宝,孩子很健康。

这时小芬心里左右不是、看着孩子,想到邱儒这样的恶毒!觉得应该告诉邱儒一声我们的孩子出生了,便拔通了邱儒同事刘**电话13906516082。

电话中,小芬“:你好,我是小芬,邱儒前女友,你能帮忙告诉邱儒,和他说下孩子己平安出生了,是一个男孩很健康,便把孩子照片和视频发给邱儒同事刘*^。

刘^*:说“好吧,邱儒、己辞职,离开公司了,我微信把你的话转告他吧!”

小芬:“好的,谢谢你。”

也许是邱儒听到同事传话,便在几天后,突然QQ上“冬冬”一声,一个好友请求,小芬看了一下,显示,邱儒亲戚字样,小芬点了下同意,便加了,好友。

对方,说:你好、小芬,我是邱儒表亲,听说你们的事情闹的这样大,你有什么诉求?可以和我说,我给邱儒说,两个人谈谈。

小芬回复:“我现在孩子也出生了,我也没有什么诉求,你既然是邱儒亲戚那么你告诉邱儒,问下邱儒,他有什么筹码让我心甘情愿!

QQ上回复:好的,我会把你的话告诉邱儒!

这样又过了几天!

一个1677662504QQ号来加小芬,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时小芬一瞬间明白了,这个QQ号是邱儒本人:便忍不住心里的怒火道:“我不想怎么样,孩子都出生了,你这样无情无义的躲起来,还问我想怎么样?我要你死!”

邱儒回复:你不就想要我死吗?可以啊!我把你想要的给你!成全你,你就直接成为杀人犯了,希望下一辈子不要再相见,希望天堂没有痛苦!

小芬傻了:怎么回事、威胁我吗?还是犯病了,邱儒说这种话,是想干嘛?这时的小芬,不知道怎么处理,没有想法,有点担心,报警、一个念头出现在脑海里。

“咚咚响了一下、小芬看了一下微信,是下午4点多发的信息,现在已经是晚上9点多,小芬因为生完孩子几乎不看微信。”

一个浙大法律学的学长,发来了信息、“小芬,你是不是寄灵牌给校友会了?这种事情是违法的,你可千万不能做、孩子的事情用正规方式起诉邱儒好了!”

小芬回复了一下学长、我没有啊!我躲邱儒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做这种事!然后小芬把邱儒前几天说的话,怎么去天堂,怎么要自杀这些QQ聊天记录给学长看,小芬表示,会不会是邱儒本人自己疯疯癫癫的寄给校友会灵牌,目的就是为了把事情搞大,利用校友会攻击小芬,其心恶毒程度极致。

终于在2018年12月底,小芬提起诉讼,孩子抚养费,在邱儒户口所在地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

当邱儒知道小芬起诉自己的事情后,更加恶毒的在2019年1月8号早上找了3个人骚扰小芬!

早上7点左右,小芬朦朦胧胧的听到手机响了,便拿起手机一看一个福建省福州市的电信号码,18059135799的号码,接了一个女的声音...

对方自称是“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邮政局的快递员,问你是不是加***你有一个快递,

小芬:“问什么快递,她说是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法院的信件,快递地址是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小区***号,说你被起诉了。”

小芬意识到会不会是骗子啊?便说,不要了,我人不住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给我快递拒收吧!

自称邮政局的快递员的语气一瞬间变了“这个可是法院传票,有什么事情你自己负责任,你到底住哪里!我可以帮忙你转发过去,你地址发给我。”

小芬一听,醉了,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自己户口所在地又不在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就算自己真的被起诉,也是法院把信件快递到现住地址和户口所在地地址吧!便挂了电话,懒得理,在小芬的意识里觉得可能是遇见骗子了!

在8:10小芬的手机又响是一个福建省泉州市的电 信号,18016502177的一个女孩的声音!

对方自称,“我是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邮政局的,你是叫***吧!

小芬道:“是的”

自称邮政局的说:“你有一个快递从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法院的信件,你过来拿下。

小芬一听,便直接挂了电话。

在10点多,小芬的手机放在办公室的桌子上,电话又响了……13808547580又是一个福建省泉州市的移动号码.......!

对方又是一个女孩的声音:“说你叫***你有一个包裹是浙江省金华市快递的,说出来了我身份证地址,问我有没有在家,给我送过来,

小芬说“我说我没在家,我也没有买东西,给我退了,然后我让她把快递单号给我!

对方便说“好,我现在在上厕所等下把快递单号发你短信。

过了半个小时后,小芬看短信没有,拨打了结果拉黑小芬的电话。

在这几个电话中,小芬,觉得自己遇见骗子了,根本不想这个事情。

到中午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的第一个电话打过来直接对我破口大骂,说小芬被起诉了,被警方通缉了,骂小芬已经是等死的人了,事到临头了,言语不堪入耳,把小芬家所有人的身份证号码,名字全部报出来.......

小芬心里觉得明白了什么“我不住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怎么可能!就算我真的被起诉了,也不可能拒收快递被快递小哥骂吧?除非这个邮政局的快递小哥脑子有毛病!

小芬便走出了办公室门,打了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邮政局的电话,核实有没有快递,结果是假的!一瞬间,小芬明白了。

晚上女的又电话过来破口大骂小芬。

还有谁和小芬这么大的仇恨呢!所有的证据也表示小芬没有遇见骗子,骗子怎么可能骂她?

邱儒的内心是多么的恶毒阴暗,小芬相信邱儒一定会有报应的!

真心不明白邱儒内心深处是不是变态……

秋已尽,冬又来!

真心的爱已不再爱!

孤独的夜空徘徊!

等待...等待..再等待......

是雨是泪总是爱!真爱你的心已变空白!

故事未完待续......欢迎大家顶贴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将越来越精彩……